热门标签

首页政策正文

养老金投资交首份成绩单 2018年投资额迈向6000亿?

作者:王晓慧

来源:贝斯特游戏官网

发布时间:2018-1-6 00:05:48

摘要:作为地方养老金进行委托投资运营的首个年度,养老金投资的成绩单一直备受瞩目。

本报记者 王晓慧 北京报道

作为地方养老金进行委托投资运营的首个年度,养老金投资的成绩单一直备受瞩目。

“近年来,随着经济转型和人口老龄化加速,我国的养老保险基金收入增速放缓,支出增速加快,收支的压力越来越大,实现养老保险基金的财务平衡、确保我国养老保险制度可持续发展,方法无外乎是开源、节流,其中,在开源方面很重要的举措就是把已经归集上来的养老保险基金搞投资运营。”1月3日,社会保险基金监管局副局长汤晓莉在“社保基金投资管理研讨会”上表示,到目前为止,已有九省和社保基金理事会签订养老保险基金委托投资合同,委托投资金额为4300亿元,从目前收到的财务报告来看,2017年底达到5%或者超过5%的收益率是不成问题的。

此外,汤晓莉表示,除了现有九省与社保基金理事会签订了委托投资合同之外,另外还有西藏、甘肃、浙江、江苏等地区也开始筹划委托投资运营,料可增加的投资金额大概为1500亿元。至此,13省投资额将增至5800亿元。

首年成绩单或超5%

2017年,备受市场关注的养老金入市终于迎来了实质性成果。

去年1月,人社部官网发布消息称,广西壮族自治区与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正式签订《基本养老保险基金委托投资合同》,将先后有400亿资金委托投资。而这也是国务院出台实施《基本养老保险投资管理办法》后,全国基本养老保险基金委托投资拟定首批签约的省份。在此之前,已有一年多的时间没有省份与社保基金理事会签订委托合同。

在此之后,北京、上海等7个省(区、市)政府与社保基金理事会签署了委托投资合同。截至6月底,北京、上海、河南、湖北、广西、云南、陕西、安徽8个省份已经与社保基金会签署了委托投资合同,合同总金额为4100亿元,不过,实际到位资金仅有1700亿元。

虽然2017年养老金的投资运营开局良好,但归集地区的数量和金额仍低于预期。2015年,人社部副部长游钧曾在国务院新闻办例行发布会上表示,以2014年养老基金累计结余3.5万亿元测算,能够用于投资的资金量约为2万亿元。

“这个数额跟我国4万亿元的养老保险基金总余额相比还是比较少的,同时,养老保险基金投资运营要达到万亿级的级别,也还有一定的差距。”1月4日,中国养老金融50人论坛核心成员、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接受《贝斯特游戏官网》记者采访时表示,在今年有意向接受托管的4个省份中,西藏仅结余59亿元,甘肃仅结余371亿元,这两省即便有意委托,其托管规模也不大。江苏与浙江虽是结余大省,但至多各拿1000亿元上缴托管,如此算来,今年大概可增加2500亿左右的托管规模。

按照各地的基金结余情况,董登新预测的新增托管资金规模为2500亿元,而汤晓莉的预测仅有1500亿元。

就此,汤晓莉认为,第一年作为“打底年”,社保基金理事会采取了审慎的投资原则,并没有很激进地大量投资股票市场。同时,从和委托省份的交流来看,委托省份对当前5%的收益率不是非常满意。对此,她表示:“在基金的安全和基金的高投资回报之间,必须要有一个权衡,不可能既要社保基金理事会做到万无一失,又要特别高的收益率。”

建议将投资运营与精算制度挂钩

其实,单就全国的社保基金而言,全国社保理事会战略储备投资的市场化程度还是相对较高的,但养老保险基金管理市场化程度很低,导致投资收益率也就相对较低。

那么,投资运营要取得多少收益率,才能维持现有的养老保险制度?缴费率维持在什么样的水平,才能确保养老保险制度维持财务平衡?

“我国基本养老保险基金已经开始投资运营,但目前投资运营和精算是脱节的。”汤晓莉表示,“一方面我们是借助行政手段来推动各个省搞养老保险基金投资运营,另一方面投资运营的目的何在,我觉得是需要借助精算的手段来给整个社会、给民众一个更好的说明。”

据记者了解,为了让更多的省份把资金委托上来搞投资运营,助力国家基本养老保险制度可持续发展,人社部目前与财政部共同制定了一个文件,要把城乡居民养老基金委托给社保基金理事会进行投资运营,为此,人社部做了一个估算。

据估算,假设目前每年缴费基数不变,年化投资收益率如果从3%提升到5%,相当于多了3.2个百分点的缴费比率。

“如果通过搞投资运营,相当于增加了它的缴费比率,从而提升了降费空间。”汤晓莉称。

过去20多年是我国建立社保体系并获得快速发展的重要时期,社保在国家治理和人民生活中的作用越来越重要,但其中的不平衡和不充分也特别明显,例如,国家养老金三个支柱是不平衡的,基本养老金在地区间不平衡,在社保的覆盖面、基金收入能力和可持续性上的不充分都值得高度重视、关注和深入研究。

就此,中国社会保险学会会长胡晓义建议,探索政府社保精算制度的可行性,开展政府主导的社会保险精算,建立国家社会保险精算中心,推动更多专业机构开展社会保险精算。

加大精算的能力,将投资运营收益率与养老金收支平衡甚至地方结余挂钩,无疑有利于推进养老金投资运营的研判和决策,但是,基金结余长期投资固然能带来可观的收益,但各地基金收支不平衡,导致各地市县基金结余托管积极性不足。

“截至2016年底,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结余最多的五省依次是广东、北京、江苏、浙江和山东,五省基金结余之和为1.97万亿元,超过了全国总结余的1/2;其余26个省及新疆兵团总结余仅为1.89万亿元,而这些基金结余却又分散在2000多个统筹单位,基金收支平衡各自为阵,地区之间尤其是省际之间余缺调剂能力差,这样也就更无法在全国范围内进行互助共济。”董登新表示,在此情形下,社保降费仍将会继续,而广东、浙江职工基本养老保险企业缴费费率比其他大多数省份还要再低5个百分点,尽管它们的基金结余暂时较多,但一边降费,另一边又要不断提高退休金给付,收降支增的结果必然掏空基金结余。

面对这种两难的尴尬局面,唯一的选择就是尽快实现基本养老保险全国统筹。而中央调剂金模式只是一种过渡形式,并非真正意义上的全国统筹,它无法改变现有2000多个小水池分散收支的现状。

“一并解决全国范围内余缺调剂及基金结余集中托管问题,最根本的办法仍然是尽快实现养老保险全国统收统支,而非中央调剂金模式。”董登新表示,就目前来看,中央调剂金过渡期的长短暂时不定,只有等到各省职工基本养老保险真正实现省级统收统支时,才有可能结束中央调剂金制度,进而转向真正意义上的全国统筹,实现全国统收统支。


查看更多贝斯特游戏官网文章,参与贝斯特游戏官网微信互动(微信搜索「贝斯特游戏官网」或「chinatimes」)

(3)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